Home

About Us

News Center

Qualification

Projects

Culture

Mingda School

HR

Contact Us

企業公眾號

武漢市盤龍明達建筑有限公司

地址:武漢市黃陂區盤龍城經濟開發區巨龍大道147號1-5層

電話:027-61870600

傳真:027-61870175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武漢市盤龍明達建筑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      鄂ICP備11014159號-1    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 武漢  

>
新聞詳細

> 新聞中心

Company News

Trade News

NEWS CENTER

盤龍子弟——抗疫篇(1)

分類:
公司新聞
作者:
鄧亞龍
來源:
2020/07/17 08:49
瀏覽量

 

1、大疫將至

2020年1月21日,農歷臘月二十七,成本合約部的鄧亞龍正驅車前往黃陂區交通局,把這筆工程款的撥付手續辦完,他今年的工作基本上就結束了?,F在已是大寒節氣,車窗外是無邊落木蕭蕭下的光景,已經忙碌了一年,再堅持一天,就能夠好好的享受一下春節假期,想到這里,他心情大好。

 

車載電臺播放著新聞:“截至1月20日24時,湖北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70例,已治愈出院25例,死亡6例。目前仍在院治療239例,其中重癥51例、危重癥12例。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1070人,已解除醫學觀察739人,尚在接受醫學觀察331人……”

 

到了交通局,鄧亞龍一溜小跑到了十二樓接待室,一位約莫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正背對著他,面向巨大的落地窗,看著遠處陰霾的天空略有所思。

 

“黃經理,我到了”鄧亞龍小聲的打斷了黃小華的思緒,他是一位老明達,入職快40年了,雖然職位到了公司的副總,但是多年來一直堅守在生產一線,兼任著好幾個項目的項目經理,個頭不高,鄧亞龍對他卻有著深深的敬畏。

 

“你有口罩嗎?”黃小華面見第一句就問道,口罩遮住了他的表情,但是眼神非常銳利,看得鄧亞龍有點心虛。

 

“嗯?哦,有,帶了?!编噥嘄堃汇渡?。

 

“那你還不戴上?知不知道外面現在都什么樣了?!形勢嚴峻的很!”

 

劈頭蓋臉的一通,讓鄧亞龍略顯狼狽,慌忙帶上口罩,呼吸帶來的不順暢,讓他心里有些發慌,黃小華將語氣緩和了一下,接著說:“你先把材料給我,等會兒交通局領導來了我去找他們簽字,后面財務的手續就交給你?!?/span>

 

這件事辦的比較順利,中午的時候工程進度款就已經到賬,鄧亞龍還趕上了公司的中午飯?;氐矫鬟_公司,他看的情景,用他后來回憶的話說,簡直是觸目驚心,狹長的走廊里人頭攢動,全都是過年辦理支付手續的供貨商和勞務隊,由于今年的資金回流比較晚,導致明達對下游單位支付也滯后了,于是就造成了這種人滿為患的情形。由于當時人們對疫情認識還不全面,雖然有死亡病例的發生,但是還有沒確定人傳人,所以有不少人抱著僥幸心理出來跑款,他們中間的好多人回憶起那兩天在明達的事情,都是后脊背發涼,幸好沒什么事,要不然可就掉的大啊,事實上,還是有不少單位沒有及時拿到工程款,并不是沒錢或者拖欠,而是根本就來不及發,以至于后來復工好多天,財務部的同事們都還在一直忙著支付年前未付的款項,當然這是后話。

 

明達人在忙碌和憂慮中度過了臘月二十八,武漢即將封城的消息已經傳開了,突然間所有人都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,焦慮和恐懼在人群中散發出來,來公司辦手續的人頓時少了好多,雖然有好多收尾工作沒有完成,但還是匆匆的關了門,所有人都回家隔離,沒有公司的通知,不允許復工。

 

 

2、灄水河寒

2020年1月26日,農歷大年初二,疫情形勢急轉直下,武漢早已沒有了往日的年味,大街上空蕩蕩的,看著有點瘆人。剛吃過早飯不久,黃小華的電話就響了,一看顯示是公司總經理倪良建打來的,頓時心生不好的預感。

 

“喂,倪總,新年好!”雖然疫情嚴峻,但是過年的問候還是少不了。

 

“小華,有個事,需要你辛苦一下”倪總語氣急切,但依舊沉穩,“公司接了個緊急的工程,黃陂中醫院被定為新冠肺炎定點醫院,我們要去改造,時間比較緊,任務很重,這個事麻煩你先去搞一下,區政府和建設局有人在那里,你先去了解一下情況,有什困難再說?!?/span>

 

“我明白,馬上出發”事出突然,但是黃小華沒有過多猶豫,他知道事情的重要性,作為一個老黨員,有些時候容不得多想,該上的時候必須要頂上,后面的事情見招拆招吧。

 

“了解清楚情況后就趕緊回公司一趟,我出不去了,回來之后跟馮澤龍和良勇他們幾個碰個頭,分分工,外圍有困難我來協調”倪總的話讓黃小華心里多了一份底氣。

 

“好的,我先去,到了地方再跟您聯系?!睊鞌嚯娫?,黃小華稍微收拾一下就要出門,兒子黃志新關切的問道:“爸,怎么了?”黃志新也是明達成本合約部的預算員,跟鄧亞龍是部門同事。

 

黃小華一邊穿鞋一邊說:“有點急事要辦,估計兩三天時間,你好好呆著,把家里照顧好?!闭f完,拿上襖子匆匆出門了。刺骨的寒風冷不丁的灌進了胃里,黃小華頓時覺得透心涼,發動車子急急忙忙的開往了黃陂城區。

 

風蕭蕭兮,灄水河寒,街道空無一人,宛如科幻電影里的滅世,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壯的逆行,此時的黃小華想的卻不是這些——工人怎么找?!這樣的情況有誰愿意出來?封城好幾天了,有些地方連村灣的進出道路都封了,即使愿意出來,又有多少人能夠出來?材料怎么籌集?!供應商放假了,所有的店鋪都關門了,別說建材,就連方便面都沒得賣,都是頭疼的事情啊,黃小華愁云籠罩。

 

此時的黃陂區中醫院,住院部一樓大廳,約莫有十來人的樣子,相互站的比較開,都帶著口罩,神色凝重,為首的一位男子50歲的年紀,一米八的個子,在給大家交代著什么。黃小華找個空位停好車,風塵仆仆的來到大廳門口,在人群中,他找到了一位認識的人,“李局,我是盤龍明達的黃小華?!?/span>

 

區建設局的李局長一回頭,看見黃小華之后,嚴肅的表情總算有所緩和,說道:“太好了黃總,可算把你盼來了,我來介紹一下”,李局長把黃小華引到人群中,向為首的男子匯報著“邱區長,這位是盤龍明達的黃總,改造工作他們是施工方?!?/span>

 

邱副區長稍稍打量了一下,語氣堅定而沉穩:“歡迎,特殊時期就不跟你握手了,感謝你們在關鍵時刻站出來,接下來幾天要辛苦你們?!?/span>

 

黃小華說道:“我們一定盡最大努力!”

 

邱副區長點了點頭,對李局長說:“好了,李局,你繼續介紹情況?!?/span>

 

“好的”李局長開始介紹整個工程的基本情況:“這棟樓的4-11層,目前是普通病房,現在要全部改造成傳染病房,具體的要求請區衛健局的同志跟設計院交代一下,明確任務之后設計院的同志趕緊回去出圖紙”

 

“好的”設計院的負責人回答道。

 

李局長轉而對黃小華說道:“黃總,這里還有另外的兩家施工單位,他們都在黃陂,來的比你早,一共八層,他們領了五層的任務,剩下的9-11層就交給你們了?!?/span>

 

李局長話音剛落,區長立刻補充道:“注意你們的時間,明天廣西援鄂醫療隊就到黃陂了,一天時間培訓,在29號上午七點,他們準時進駐,這個時間不可能改變,黃總,你是否清楚?”

 

“清楚”黃小華利落的回答“我現在就回去組織人和材料,但是要麻煩設計院的同志,你們圖紙出來之后第一時間給我,我的人隨時待命?!?/span>

 

 

3、你去哪兒我去哪兒

一輛棕色的科帕奇越野車火急火燎的駛入了盤龍明達公司的院內,此時的公司大院零星散落著幾輛車,顯得格外冷清,胡志橋停好車后,三步并兩步的上了二樓,大步流星的走向走廊盡頭的計劃部辦公室,此時他聽見了辦公室里激烈的交談聲。

 

半個小時前,胡志橋接到了倪良建總經理電話,火速到公司開會!倪總在電話里將事情大致講了,胡志橋一刻也沒有耽擱,掛斷電話后立刻動身前往公司,三十歲就做到了項目經理,十來年里總有做不完的工作,而彼時,愛人韓曉桃正準備張羅中午飯,胡志橋跟她匆匆打了聲招呼就出門了,以至于韓曉桃都來不及叮囑幾句,“這時候還出門,真讓人著急!”韓曉桃在心里抱怨著,但是丈夫的工作必須理解和支持,因為自己也是盤龍明達的一員啊。

 

“胡經理,就等你了!”公司常務副總馮澤龍起身將胡志橋迎了進來,胡志橋環視了一下說道:“就咱幾個嗎?”馮澤龍無奈的笑了笑:“公司管理層,能來的都來了”,黃小華說道:“我剛從現場回來,把情況大致說一下,然后大家討論一下怎么搞?!?/span>

 

黃小華向大家介紹著中醫院的情況,辦公室里還有采購部部長倪良勇和辦公室主任楊尚鵬,他們接到通知后也是想盡一切辦爭分奪秒趕到了公司開碰頭會。

 

“圖紙呢?”胡志橋問道。

 

“還沒出來?!秉S小華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

“工人呢?”

 

“還沒組織?!?/span>

 

“材料呢?”

 

“自己去買?!?/span>

 

“資金呢?”

 

“先墊著?!?/span>

 

“沒圖,沒人,沒料,沒錢,四無工程???”胡志橋長嘆一口氣,用手薅著自己的頭發,此刻他意識到這絕非一個簡單的工程。

 

黃小華接著說:“這不僅是四無工程,還是四邊工程——邊設計,邊施工,邊修改,邊驗收!”他頓了一下,嚴肅的掃視了一下所有人:“這是一場硬仗!”

 

馮澤龍站了起來,捋了捋頭發:“倪總困在家里了,他委托我把這個事干好,他交代了,這是一項政治任務,沒得選擇,不能退縮,不折不扣,全力以赴“他的語氣依舊溫和如玉,但是分量重如萬鈞:“我們先分一下工,然后盡最大努力先把事情干起來,有什么困難我來協調,實在不行還有倪總,還有董事長?!?/span>

 

與此同時,劉成和陳輝在另一間辦公室里焦急的等待著會議的結束,內心忐忑。

 

“你家小孩兒現在怎樣了?”陳輝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劉成聊著,以舒緩一下自己緊張的神經。

 

“還沒滿月呢,小孩兒和老婆都出院了,這點小的孩子好帶,天天就吃了睡“。劉成轉問到:”你來的路上順利不?”

 

“順利啊”陳輝嘬了一口熱水,打趣道:“外頭一個人影都沒有,就跟鬼片一樣,開車過來深怕從街角里竄出一群僵尸?!?/span>

 

“劉成,快點跟我走,有事!”楊尚鵬散會后徑直來到自己的辦公室,叫上劉成就匆匆出發了。

 

剛才的會議簡短而有成效,胡志橋聯系施工隊伍保障后勤,黃小華負責現場的施工,倪良勇采購材料,這方面他有很多的人脈,楊尚鵬帶著劉成采購防疫物品。此時此刻武漢已經按下了暫停鍵,但是在盤龍明達,一部分盤龍子弟正緊張的準備著一場艱苦卓絕的戰役。

 

“楊主任,我們去干啥?”劉成坐在公司的公務車的副駕駛上問道。

 

“去購物,口罩,手套,防護服,酒精消毒液,有多少買多少“他朝劉成晃了晃手機,“剛剛領了經費,把錢買光就回?!?/span>

 

劉成竟然有些莫名的興奮,這么些年出去采購都是精打細算,難得霸氣一回居然是攤上疫情。

 

楊主任發現劉成有些異樣,問道:“你的腳怎么了?”

 

劉成嘆了口氣:“別提了,小區大門封了,我翻院墻出來的,把腳崴了?!?/span>

 

楊尚鵬看了看他的腳,把商務車的鑰匙讓給他:“崴的左腳,那你開自動擋吧,手動擋的車我來開,我們一人一輛,需要買的東西多?!苯又鴹钌轩i又看出點毛?。骸澳阕煸趺茨[了?”

 

劉成弱弱的回答道:“腳崴了之后,臉又著了地。。?!?/span>

 

楊尚鵬搖了搖頭,這倒霉孩子,最后還是安慰道:“沒關系,把口罩戴好,別人看不出來?!?/span>

 

很多藥店的口罩和酒精都斷檔了,兩人開著車在盤龍城晃蕩了一圈,也才勉強湊夠了一箱口罩,這讓楊尚鵬犯了難,這點口罩還不夠一天的用量。兩人站在空蕩的街頭,北風呼呼的刮著,劉成裹緊身上的襖子,一邊跺著腳取暖,楊尚鵬腦筋一轉,有了主意:“劉成,我知道哪里有口罩,就看你敢不敢跟我去?!?/span>

 

“你去哪兒我去哪兒?!?/span>

 

“我們去漢口,就在同濟協和那些大醫院附近找,這么大個城市,不可能沒有口罩!”

 

劉成突然有些后悔,但是說出去的話決不能收回來,這個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慫!他下定決心,梗著脖子沖楊尚鵬說:“你去哪兒我去哪兒!”說完便鉆進車里,兩人輛車,駛向了疫情最嚴重的漢口。那時候的漢口,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。

 

体彩陕西11选5